一滴水这样过商洛

  商洛棣花古镇。 新华社记者 陶 明摄 何其幸运,我幻化成了一滴水,嘀嗒嘀嗒,踏着青石板而来。被吵醒的狗尾巴草询问我的来处。经过了多少雷电交加的雨夜,我从古老的角落里踱步而出,向着商洛这片热土亲昵道安。 我于次日凌晨跑下山来,携带着一张山神给予的联名卡,卡中央的凤凰让我身价倍增。流水湍急,烟波浩渺,凤凰山的阿婆阿爷提着柴篓放声高歌,从山上缓缓走下山来,他们说着凤凰的故事,蛇头鱼尾、龙纹龟背、燕颔鸡喙…… 山冈的云雾很是朦胧,穿石头缝、入小瀑布、走蜿蜒石栈桥,一滴水这有时我和这里的树屈曲盘旋,只有几秒,不得已我便匆匆而去,弯道处有一壁垒,借着缓冲的劲儿,我向着我的发源地轻微一笑,那时候的我青涩、清澈,又闪闪发光。一路走来,凤凰山的山谷和山腰都镶嵌上了玉带明珠,山岭沟壑层层叠叠,若隐若现,一派滴水漫山流的情思。 涓涓细流走向波澜壮阔,我一路颠沛。人们为我讲述着尧舜的传奇,一位历史学家来到了我歇息的地方,侧耳倾听我忽觉明了,尧的儿子丹朱曾在此治水,从此这水成了丹水,这河成了丹江。从四方山川来的水送我踏上商州的路途,他们庆祝我成为了一名有勇有谋的水英雄。在这里我的地盘宽广了许多,沿岸的石壁上,宋代诗人王禹偁书写下“何事吟余忽惆怅,村桥原树似吾乡”的诗句。“时浮云已尽,丽日乘空,山岚重叠竞秀。怒流送舟,两岸秾桃艳李,泛光欲舞,出坐船头,不觉欲仙也。”一位老人吟出这样的诗篇,眉骨有几分徐霞客的模样。他轻盈的语言,让我在丹江的阵地中无限悠然。 棣花古镇的荷花香勾起了我的好奇心,一路顺流,这里曾是北通秦晋、南连吴楚的商於古道上的驿站。我徜徉在荷花淀内,感受着宋代人的含蓄内敛,还有金代游牧民族的粗犷豪迈。丁零零,风吹古镇小店,墙上的铃铛装饰品发出清脆的声响,店里的物品琳琅满目,唯独一个小水珠模样的漏壶让我笑出声来,惊起了水花。人们惊讶地望着我,于是我马不停蹄溜走了。奔跑的我疲惫、胆怯,却也感受到了温暖,从商洛来的老爷爷正坐在岸边与老伴回眸岁月,他说:“丹江的水也是很大的嘞,当初那些洋玩意都是从这里运来的哩。” 江边的龙驹寨与水应和着,我沿着沟渠走过数百家店铺,听见了秦腔。到了晚上,街道人来人往,小孩踩我溅起了千丈远,大人们发出一声又一声惊呼。样过商洛 我走过的痕迹轻轻浅浅,说不清、道不明有多少次撞击和沉落,幸好微风和虫鸣一路护送我来到了商南县。闻着山茶花的清香,凝望着交错纵横的阁楼小镇,我想我要和商洛的千千万万个朋友做最后的告别了,谁料想一场夜雨裹挟着我与金丝峡来了一场动人的会面。它的山峻秀挺拔,它的水清澈见底,叶里含正气,花开不浮华,我越过光,把自己投身到一个又一个湖泊当中。海桐、樟树、铁杉下到处是我的影子,渐渐地,我顿觉自己有了活力,放眼望去,顶上藤萝摇坠,地下青苔密布,恍若仙境一般。 雨落将尽,挥别金丝峡,我乘风落入江河,站在丹江出陕界的岸边,回想自己从秀丽旖旎到浩浩荡荡,奔走八百里的路程。我想我完成了一滴水的使命,除了沿岸的风景,我还见证了许多泪洒丹江的仁人志士的故事。我将把它们携藏心底,等直走东南、北上京津之时,我将告诉沿岸的人民和一草一木,让商洛的故事传诵千里,源远流长。(俱新超)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1年11月22日 第 12 版)南昌象山南路绿地中心房价金龙银龙红龙哪个贵

一滴水这样过商洛 南昌龙鱼论坛成都龙发装饰公司驼背的血红龙鱼好吗七彩雷龙鱼巴卡雷龙要多大缸龙鱼和眼镜蛇雷龙混养巴卡雷龙能活多少年成都龙发装饰官网龙发装饰设计师名单鬼王雷龙和巴卡雷龙贵阳龙发装饰公司官网龙发装饰总部电话客服巴卡雷龙1米的多钱南京龙发装饰公司官网巴卡雷龙鱼多少钱一条

祥龙鱼场感恩抽奖

南昌水族推荐阅读:

南昌花鸟鱼虫图案虎鱼暗纹

放弃了

南南昌龙鱼昌严打赣江流域非法捕捞行为 维护渔业生产秩序

开个水南昌鱼缸制作技术族馆生意咋样利润如何

新入手红眼重金属泰金7cm

店长微信 :xlyc001
本文章来源于网络,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fishjx.cn/

相关推荐

暂无相关推荐